兒童在歐洲難民危機中互相照應

 

兒童在歐洲難民危機中互相照應

克裡斯托弗.泰迪和阿什利.吉爾伯特森聯合報道

成千上萬的難民每日來到歐洲,尋找棲身之所,希望可以改善生活。但很少人留意到,在這些難民中,有許多兒童並沒有由父母或其他成年人同行,這是一個非常特殊、可稱為「沒有人陪伴的未成年人」的群體。他們當中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經歷,並需要社會關注和支持。下文講述其中幾個人的故事。

塞爾維亞普雷舍沃/香港,20151013這是一個一直啜泣的男孩,由於聲音哽咽,我們未能聽清楚他的名字。他獨自站在街上,周圍都是熙來攘往的人群,警察和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工作人員都嘗試和他說話,可是他聽不懂,這一切一切,都令這男孩不知所措。他除了找不到家人,也受到了驚嚇。

「哈桑。」男孩終於冷靜下來,指着自己,告訴我們他的名字。他伸出雙手,用手勢告訴我們,他今年原來已經10歲了。

一位懂阿拉伯語的翻譯走過來幫忙,我們才知道更多他的背景。原來,哈桑來自敘利亞,他和父親穿越前南斯拉夫馬其頓共和國來到塞爾維亞,卻在等待進入普雷舍沃難民接收中心的人群中和父親失散。

1026_crisis_1

© UNICEF/NYHQ2015-2587/Gilbertson VII
在希臘北愛琴海地區萊斯博斯島的斯卡拉艾拉索斯村的海岸上,17歲的阿里‧阿卜杜爾‧哈利姆在一旁看着自己15歲的弟弟艾哈邁德‧阿卜杜爾‧哈利姆,他們正在打電話。他們都是無人陪伴的未成年人,從家鄉黎巴嫩巴勒貝克地區前往歐洲。
警察和人道救援工作人員很快便展開搜索,幸好,他們在通往接收中心的大門另一側找到了哈桑的父親,這對父子終於團聚。雖然哈桑的臉上仍留有悲痛和害怕的神情,但他總算和父親安全地在一起了。

這種事每天都在不斷地上演。成千上萬的難民和移民兒童正在逃離他們充滿暴力衝突、迫害和貧困的家鄉,穿越歐洲邊境,尋找棲身之所。大多數逃往歐洲的孩子都有父母同行。但由於各種原因,也有許多孩子沒有父母或成年監護人的陪伴,途中孤身一人。

嚴格來說,這些孩子或者並不「孤單」,因為幾個十幾歲的大男孩可以結伴而行,亦有像哈桑般十來歲的小男孩在混亂中和父親走散,但不久後又和父親團聚。不過,這班兒童的權利被侵害的風險,正在逐漸增加。他們都畢竟只是脆弱的兒童。

在類似哈桑般的情况中,孩子和父母分開、無人陪伴的原因或者還算明顯,我們也可以迅速展開伸出援手。但聚集在邊境和收容中心的難民常常數以千計,收容的空間亦有限,若人潮湧動,埸面混亂,孩子便隨時面臨和父母走散的風險—甚至更複雜的情況。

人潮中的兄弟

928日,17歲的阿里.阿卜杜爾.哈利姆和他15歲的弟弟艾哈邁德與其他來自敘利亞、伊拉克和阿富汗的難民一起乘坐小船抵達希臘萊斯博斯島。船上除了阿里和艾哈邁德,所有其他的孩子都有父母相伴。兩兄弟離鄉別井,一起離開故鄉黎巴嫩巴勒貝克,經過土耳其到達希臘,但他們的父母卻留了下來。嚴格來說,這對兄弟也屬於沒有成人陪同的未成年人。

武裝衝突讓黎巴嫩變得動蕩不安,正因如此,這對兄弟的家人,也將這對兄弟送上前往歐洲的旅程。此外,他們的家庭還捲入了氏族間的仇殺,阿里和艾哈邁德的性命受到直接威脅。阿里形容「那裏充滿危險,沒有工作,每天都有人死亡。」

小船漂洋過海,沉船的恐懼籠罩船上的乘客。性命攸關時,阿里就會想到他的家人。「我首先想到了母親。」阿里說道:「當時我非常害怕,因為我們隨時都可能死掉,而且我們從來沒有學過游泳。當時我們坐的只是一艘橡皮艇,並不是很結實,橡皮艇承受了太多重量,所以搖搖晃晃,隨時都可能翻船。」

在萊斯博斯島的岩石海岸簡單梳洗過後,阿里給父母打電話報平安,但他沒有說太多話:「喂,爸(媽),我們現在很安全,不用擔心,我們已經安全抵達希臘。」

阿里和艾哈邁德計劃繼續北上,穿過希臘和其他東歐國家,希望最終能到達德國。阿里說道:「我很喜歡德國。在德國,我對我的未來有盼望,而我的朋友也在那裏。他們都告訴我那裏有很多工作機會,我將生活得更有尊嚴。」

無論是現在與未來,阿里都已承擔起照顧弟弟的責任。雖然阿里只有17歲,嚴格來說還是個孩子,但他現在已經承擔着家庭中成年人的角色,要努力工作照顧弟弟。事實上,他在九年級就輟學,以理髮師維持生計。

「我想要成為一個真正的男人,一個好男人。有錢可以幫助其他人,幫助我的家人。」阿里告訴我們。

在大部分人道主義危機中,與父母分開或無人陪同的孩子都會受到救助機構特殊的照顧和關懷,以確保他們的安全。但是在這次的難民和移民危機中,像阿里和艾哈邁德這樣的兒童,即使是未成年的人,也無意停下前行的腳步,因此人道主義組織很難向他們提供保護和支持。這兩兄弟將會彼此扶持照顧,竭盡所能,直到到達他們的最終目的地。

但不是所有無成人陪伴穿越歐洲邊境的孩子都有兄弟姐妹可以依靠。

期盼團聚

來自敘利亞13歲的烏達義,如今孑然一身待在塞爾維亞。兩年前,烏達義隨父母帶領弟弟妹妹從大馬士革暴亂中逃離,來到土耳其。不久之後,他的父母就發現他們所帶的錢並不足以支付偷渡費,不夠所有家人乘船前往希臘。一年後,他的父母做了痛苦的決定,將烏達義留給在土耳其的朋友,而其餘的家庭成員則繼續前行。

幾個月後,烏達義的其他家庭成員抵達德國,並向他寄錢,烏達義終於可以重新啟程,隻身前往德國和家人團聚。他和其他敘利亞難民一起,在八月中旬時抵達貝爾格萊德,在這個時候,社工才發現他是獨自一人。他被帶往塞爾維亞的巴尼亞科維爾賈卡鎮的一間收容中心,並一直待在那裏,直到德國批准他的避難申請,他才可以和家人團聚。「他們發現我是一個人時,就把我帶到了這裏。」他告訴我們。

1026_crisis_2

© UNICEF/NYHQ2015-2538/Gilbertson VII
2015年9月28日,在靠近萊斯博斯島的米西母納鎮的海岸上,一位剛上岸的小男孩望着海岸,注視着一隻載有許多移民的大橡皮閥逐漸靠岸。

烏達義外貌上並不像一個只得13歲的難民兒童,隻身在外數月,烏達義已學懂自己照顧自己。他平靜而自信,清楚認識身處的境況。他說他很想念家人,但他明白留在收容中心更安全,比在路途中會得到更多幫助和照顧。

在烏達義所在的收容中心,他和一名來自斯里蘭卡、比他稍大的男孩同住一間宿舍,並得到很好的照顧。烏達義告訴我們:「早晨吃完早餐後,就去上學。我正在學習塞爾維亞語,和許多其他孩子一起上課。我自修了體育課和藝術課。我最喜歡打籃球。」

烏達義會定期和父母通電話,尤其和他的母親。母親一直都很擔心,並十分希望他和家人團聚。塞爾維亞和德國當局也在就烏達義的情況,跟他的家人溝通,努力使他和家人團聚。

前路漫漫

現在的機制中,並沒有統一的辦法幫助歐洲難民潮裏所有無人陪伴、隻身一人的兒童,而每個孩子的情況都很不同,有不同的需要和脆弱的地方。10歲的哈桑在普雷舍沃一堆行李旁被發現,他孤身一人,在幫他找到父親前,需要先確保他的安全。13歲的烏達義冒險孤身一人前往德國。而17歲的阿里和他15歲的弟弟,對於或因未成年已未能到達德國,也只能一笑置之。

在歐洲難民危機當中,這些與父母分開、無人陪伴的兒童,必然會是當中新出現的危機之一。雖然我們還未找到容易的方法解決這個問題,但這些孩子仍然會繼續前往歐洲,尋找棲身之所和更好的生活。因此,我們必須面對此挑戰,繼續努力尋找方法來幫助這些孩子。

立即捐款,幫助災難中的兒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