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衝突 親如兄弟的好友重獲新生

 

經歷衝突 親如兄弟的好友重獲新生

BLOG-Chad-1-a

© UNICEF Chad/2016/Esiebo – 8歲的博科伊和10歲的巴布伊親如兄弟。博科聖地襲擊他們的村落,並殺死他們的父親,其後他們勇敢地逃離博科聖地的魔掌。

由巴德雷‧巴哈吉報道

2016年4月11日

最近,我開始學習乍得湖地區人們使用的加涅姆布語(Kanembu)。「Gomay waya dounadoum do wadji」的意思是「你今天所付出的努力,將成為你明天的力量。」我認為,這句話可與許多乍得湖區受衝突影響的兒童的經歷引起共鳴。

10歲的巴布伊(Babouï)和8歲的博科伊(Bokoï)生活在乍得湖區的巴加索拉(Bagasola)。我與他們初次相見時,他們親密得讓我以為他們是雙胞胎,但我錯了。他們起初只是朋友,後來親密得有如兄弟。他們引以為傲地穿着相同的綠色校服,看起來十分相像。

巴布伊十分坦白:「人們總認為我們是雙胞胎,但我比博科伊大一點。」博科伊坐在他的身後,看起來很害羞說:「沒錯,我比較小,但在學校裏,我們同班。我知道如何用法語數數字:1、2、3、4、5、6、9、8、7。」 他把次序搞錯了,他的哥哥開始大笑。這讓博科伊在角落裏生悶氣,不過他的哥哥就像為他加油一樣,挺身而出:「在學校裏,我們經常一起踢足球,也發生曾經爭執過。但如果有人騷擾我的弟弟,我一定會保護他。」

這對近乎雙胞胎的好朋友,與他們的父親住在乍得湖邊的博拉拉吉(Boularagi)的村落。他們的母親現在居於尼日利亞,但現在他們仍然沒有收到他們母親的任何消息。男孩通常整日耕作、趕走動物,以防止牠們毀壞農作物。我問他們追趕的是哪一種動物?這次輪到博科伊:「所有的鳥類、山羊、奶牛,甚至是猴子。有一晚,我們正在睡覺。我聽到了河馬的聲音。我叫醒我的哥哥,但他不相信我。第二天早晨,我們發現河馬的腳印離我們居住的地方十分近。」

對他們來說,河馬是危險即將到來的警告。幾個月後,他們的村莊遭受博科聖地(Boko Haram)的攻擊,兩個男孩從此失去了他們的父親。

巴布伊解釋:「我們當時在屋裏睡覺。突然有3個男人敲門問我們的父親在哪裏。他們身穿的牛仔褲有許多口袋,還有戴着黑色的穆斯林頭巾。我告訴他們,父親不在這。但他們硬闖進來,將父親帶走,並殺了他。我們嘗試逃跑,但被他們抓住了。」

聽過他們所經歷的苦難,我覺得他們的生活十分不易。他繼續說:「他們告訴我們,我們要跟着他們戰鬥。如果我們嘗試逃跑,我肯定他們會殺掉我們。趁住他們稍為疏忽時,我們立即爬進草叢裏。那時正值收穫的季節,農作物長得很高,我們才可以在那裏藏身。」

© UNICEF Chad/2016/Esiebo
巴布伊和博科伊現居於乍得湖區巴加索拉的親戚家。

 

© UNICEF Chad/2016/Bahaji
巴布伊和博科伊勇敢地從博科聖地的魔掌逃出來。博科聖地的暴力行為導致近130萬住在尼日利亞、乍得、尼日爾及喀麥隆的兒童無家可歸。

這對兄弟花兩天的時間穿過灌木叢,他們當時已經變得很饑餓、口渴,筋疲力盡。幾天後,一名騎着電單車的男子發現他們,並把他們帶到乍得巴加索拉附近的凱菲亞金吉(Kafia)臨時庇護營。自從他們的村落遭到突襲後,村裏的大多數人都逃到這裏。在營地等待數日後,通過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及社會福利地區代表團的幫助,他們與在巴加索拉的叔叔團聚。UNICEF又為他們提供入學支援,而且還幫助這對兄弟尋找寄宿家庭提供食宿。

我問他們的夢想是甚麼。對弟弟愛護備至的哥哥巴布伊告訴我:「我想成為一名醫生。如果再次爆發戰爭,我就可以幫助我的家人。」博科伊卻悶悶不樂地看着我,說道:「我想成為一名戰士。如果再有戰爭,我會挺身而出,為我們的父親報仇。」

離開前,我嘗試讓氣氛變得輕鬆,並與兩名男孩玩起來。我們互相拍照,我又向他們展示如何對焦、拍攝和使用濾鏡。我們與Talking Tom(一個手機應用程式)玩得十分開心。Talking Tom中的貓咪可會用有趣的聲音重複一次你說的每一句話。他們玩得十分不亦樂乎,不停大笑。我用加涅姆布語與他們說的最後一句話是「gomay waya dounadoum do wadji」。然後他們又開始大笑。

巴德雷‧巴哈吉(Badre Bahaji)是聯合國兒童基金會駐乍得辦事處的傳訊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