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克蘭17件本可避免的死亡事件

 

帕克蘭17件本可避免的死亡事件

1

© USA/2018/Carly Kabot

美國高中生在學校舉行罷課抗議活動,以喚醒人們對校園暴力的認識。

100則未讀短訊。我望向在看短訊的朋友,發現有些不妥。我立刻關上電腦,一邊看未讀短訊,一邊問他發生甚麽事。那些短訊叫我們把傑米‧古登堡的電話號碼發給我們在佛羅里達州帕克蘭認識的人。雖然我們不太熟識傑米,但她的父親是我最好朋友家人的朋友。紐約和佛羅里達像是兩個不同的世界,但在此刻它們卻像只有咫尺之遙。幾乎我所有的朋友在帕克蘭都有認識的人,當時很多人都不知道他們認識的人是否安然無恙。另一種情況令人難以想像。

我回家後看新聞才知道發生甚麽事。獨自一人在家的我呆了,幾百英里外發生的槍擊案仿佛就在身邊。我置身於恐懼之中,卻不感到震驚。讓我流下眼淚的是真切發生的一切。大規模槍擊案不應成為常態,兒童的死亡也永遠不應涉及政治。然而,這就是我們生活的世界,我在空蕩蕩的房間默默流淚,祈求我未來孩子的世界能有所不同。第二日早上醒來後,我看到有人在Instagram發佈傑米‧古登堡的相片那名我們昨日在電話中拼命尋找的女孩,我再次哭泣。她是17位永遠不會被忘記的受害者之一,我哭是因為受害者可能是我們當中的任何人,來自任何學校,來自美國或任何國家。

學生只是學生,兒童只是兒童,讓他們受傷就是讓未來的世界受傷。

無論是因戰爭或槍擊造成,兒童的死亡都不只是愛他們的人的損失,更是整個世界的損失。縱使僅1名可以避免的死亡的受害者去世亦過於沈重,勿論此次事件中17名白白犧牲的性命。每年有超過1,000名美國兒童死於槍擊案,這讓我無話可說,只感到脆弱、空虛和恐懼。小時候,別人告訴我們生活的地方是充滿自由機會的光明燈塔,一片充滿自由正義的熱土,但長大後我逐漸明白,沒有國家是完美的。

3-copyb-1024x776

© USA/2018/Carly Kabot

本文作者卡莉‧卡伯特在悼念帕克蘭校園槍擊案受害者的活動上發言。

一個國家只有讓所有居民生活時都沒有恐懼,才會有真正的自由,這樣的自由只有當公民對生命的重視超越18世紀建立的自由才能實現。我明白沒有捨棄就不會獲得自由,這樣做會威脅理想化的自由。全球到處都有學生因為財富、性別、地理位置劣勢或衝突等原因無法接受教育。所有學生都不應被恐懼阻擋。

無論是甚麼形式,暴力就是暴力。暴力存在每一個國家,每一個社區,甚至就在我們當中。我們必須應對破壞社區的暴力,必須馬上行動。我不相信成年人會作出世界所需要的改變,但作為年輕一代的我們可以做到。人們往往認為青少年自戀而懵懂,這不是事實。我們有機會重新定義青少年的形象。我們擁有共同的意願,改變每日看到的畫面。我相信可以改變,我們會做到。我無法再保持沉默,因為我和無數學生的安全都受威脅。這不局限於大規模的射殺或槍擊,也不只在美國。問題的關鍵在於確保學校成為安全的港灣,而非恐怖分子、戰爭、槍手的目標。我們已經受夠了:受夠了死亡,受夠了戰爭,受夠了不公平,受夠了貧窮和不公正。這一切或許並非由我們造成,但是我們會消滅這一切,並修補支離破碎的社區,確保它不會再次落入想摧毀我們人性、力量和適應力的人手中。

卡莉‧卡伯特是聯合國兒童基金會「青年之聲」博客的撰稿人,也是位堅強的人權鬥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