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從頭做起: 推動古巴兒童早期發展

 

父親從頭做起: 推動古巴兒童早期發展

Webp.net-resizeimage

© UNICEF Cuba/2017

愛德華多與大兒子阿德里安坐在一起。1歲時,阿德里安被確診為失聰,但他的父母總是盡力確保他在家中和學校獲得最好的機會。

古巴,哈瓦那/香港,2017年8月2日—當愛德華多(Eduardo)與妻子馬吉萊斯(Margalys)決定要孩子時,他並不知道如何當父親,卻有信心成為好父親。兩夫妻一同參加生育計劃服務,並在懷孕後參加產前課程。

當小阿德里安(Adrian)降生時,Eduardo在醫院等候,但他卻無法進入產房與妻子分享這份喜悅。即使他很想進去,但遭醫院阻撓。儘管古巴法律規定男士可以進入產房,但很多醫院卻不允许,男性和女性也普遍都忽視這項權利。

Eduardo也沒有產假。2003年,古巴法律擴大社會福利,母親12週產假後,父母可以決定誰來照顧​​嬰兒,直到嬰兒滿一周歲為止。然而,實際上很少有父母有假期。Eduardo認為他沒有資訊了解產假和付薪家庭病假福利的情況。

儘管有這些根深蒂固的社會規範,Eduardo與妻子仍分擔所有初為父母的職責。從換尿布和洗衣服,到陪孩子遊戲或哄他入睡。他說:「我們必須相互合作,才能完成這些事情,否則一個人是忙不過來的。」

成長早期關鍵

在成長的早期,兒童的大腦每秒鐘能連接多達1000條神經 。這些連接包括充足營養、保護和愛護,是建構他們未來的基石。孩子出生前,中,後期,父親都參與其中,長遠來說可以增強父親對兒童責任感,並投入更多精力照顧兒童,這些對兒童都會產生正面的影響。父親投入更多時間照顧兒童,不僅有助於兒童早期發展,還能打破因大男子主義和行為而導致的惡性循環。

根據憲法,法律和政策列明,古巴承諾確保任何職業和社會階級男女平等。古巴已簽署「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CEDAW)(1979年),「兒童權利公約」(1989年)和「北京宣言」(1995年),公認男女平等,包括共同承擔照顧和撫養兒童共同責任。但是,文化形態和結構促使權利享有和父母參與​​度上仍然存在不平等。

13854ibc2

©UNICEF Cuba/2017

Eduardo多看着自己5歲的兒子Javier遊戲。從一開始,他就與妻子互相分擔應有責任和家務,教導兒子男女之間平等的重要性,尊重互相的良好榜樣。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通過兒童早期教育項目「Educa a tu Hijo」(教育你的兒童)主張家長參與子女教育。參與該項目的孩子中有71%不滿6歲。目前,UNICEF正在制定教學材料,旨在提高家長對每一階段親子關係的認識,包括父母的權利,現有服務,以及父母積極心態對兒童發展所產生的直接影響。

克服新的障礙

Adrian在1周歲生日聚會時,擊破氣球慶祝,他們發現Adrian沒有任何反應,他似乎聽不見。他很快就被確診為失聰,然後開始參加針對患有聽力障礙兒童開展的特殊治療,直到5歲時他接受耳蝸植入手術。

母親說「當我們聽到他失聰的消息時,我必須堅強。」「父親崩潰了,我不得不勸他說:「這是我們的兒子,他只有我們,他正在看着我們,我們必須得堅強互相扶持」。從那天起,父母一直互相分擔着父母應盡的職責,照顧,養育,教育和家務,並盡心盡力照顧兒子。

Adrian在10歲時轉學到主流學校,但他仍然沉默內向。他渴望有個弟弟。2年後,哈維爾(Javier)出生。在僅僅4個月大時,他同樣被診斷為失聰。

父親說:「我再次受打擊。當你滿懷熱情地準備故事和玩具,但卻再次發現需要很久才能用得上。」「我們知道有夫妻因為無法承受這樣的痛苦而分開。最艱難的是你無法給孩子所需要的,因為你不明白他的想法。」

教師和學者幫助兒童融入教育和社會環境裏,因此他們對幫助殘疾兒童扮演重要角色。UNICEF為古巴主流學校的教師提供培訓,讓他們掌握基本技術和使用教學工具方法,從而配合殘疾兒童和青少年的特殊教育需要。

今天,在Eduardo和Margalys的關懷、愛護和幫助下,Adrian已經變成聰明的少年。他熱愛數學和電腦,夢想成為一名計算工程師。5歲的Javier則是充滿好奇心又有自信的孩子,他令哥哥也變得開朗。Eduardo每天都空出時間陪伴Javier,他們帶着小狗琳達一起散步。對於Adrian,Eduardo努力教導他完成數學和物理作業,可是他也承認這些作業的程度對他來說越來越難。

Adrian和Javier也會幫忙做一些家務,比如打掃房間,做飯,洗碗碟或洗衣服,這些事情是他們對童年有記憶前,一直留意父親做家務。如果父母之間平等,互相尊重,和諧共處,兒童便會接納男女平等的觀念,並將這觀念傳承下去。

除了他們從父母身上學到的一切外,Eduardo和Margalys還成功克服所有阻礙兒童全面發展的障礙。雖然起初一切都是陌生,令他們感到自己異於常人,但隨着時間變遷,他們認識到自己也只是多元社會中的一個普通家庭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