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贊比亞開始新生活

 

在贊比亞開始新生活

Ayisi-1

© UNICEF/Zambia/2018/Ayisi

在贊比亞恩切倫戈縣,剛果民主共和國難民與朋友道別。

幾百名剛果民主共和國難民走上即將帶他們前往贊比亞內陸的小巴,興奮地尋找位置坐下。隨着246名難民就坐,他們打開車窗與朋友和家人繼續聊天——這些人握着彼此的手道別,此時聯合國難民署的工作人員在清點人數。

車內及車外揮手告別的人都是最近從剛果民主共和國來的難民。暴力衝突導致過去12個月有超過1.5萬名剛果民主共和國難民湧入贊比亞恩切倫戈縣,兒童約佔6成。剛果民主共和國內有超過80萬名兒童無家可歸。

Ayisi-2-1024x768

© UNICEF/Zambia/2018/Ayisi

在科納尼臨時難民中心生活的難民出發搬遷到位於贊比亞更靠近內陸地區的曼特帕拉安置點。

對巴士上的難民來說,新的旅程即將開始——他們已在科納尼臨時難民接待中心搭建的帳篷生活數月,現在他們從這裏出發,經過4小時車程,深入位於贊比亞內陸地區的曼特帕拉安置點。他們會在那裏待多久——幾個月,幾年,甚至幾十年?沒人知道。他們只知道應該能在那裏種植食物、獲得更好的基本服務,及更加遠離剛果民主共和國的暴力衝突。

小巴即將出發時,約翰向我走來,並微笑着說:「女士,您好。」我幾天前曾採訪他。約翰今年15歲,但身材卻略顯瘦小,他表示自己目前還不會離開。贊比亞曼特帕拉的衞生中心還在興建,像約翰這樣目前仍處於治療階段的患者暫時不會前往。他將繼續待在臨時難民接待中心,因為這裏有一輛救護車,而衞生中心距離這裏也只有10分鐘車程。約翰仍無法走出親眼目睹父母在村子被殺的巨大恐懼。他對來自贊比亞的社工瑪麗‧克蘇牧說:「我想念爸爸媽媽,但我已接受他們的離逝,希望他們的靈魂能得到安息。」目前,他的叔叔和嬸嬸在照顧他。

Ayisi-3-super-small

© UNICEF/Zambia/2018/Ayisi

贊比亞曼特帕拉安置點大本營。

與約翰道別時有些傷感。我的同事兼兒童保護官員伊諾桑‧莫福亞說:「雖然他們很快也要搬走,但是看到朋友離開,他們不知道該高興還是悲傷。」伊諾桑在參與曼特帕拉新安置點的準備工作,為「兒童友好家園」挑選合適地點。由救助兒童會營運、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支援的「兒童友好家園」是一個安全的地方,讓像約翰這樣的兒童能與贊比亞兒童一起參與運動和其他活動。我與約翰告別,不知道能否再見到他。

小巴正駛向曼特帕拉安置點,我們也走了捷徑。到達後,我們看到一片廣闊的林地,還有一條小溪。在一片清理過的土地上有幾間用泥漿和木棍搭建的房子,他們是幾星期前到達這裏的難民所興建。大本營裏有聯合國難民署搭建的帳篷,新來的難民家庭在搭建好自己的新家前都會在這裏居住。

在泥濘的土地上,我們幸運地找到地方落腳。我們一下車,贊比亞紅十字會的個人衞生倡議者奇布維‧喬丹便前來相迎。奇布維在這裏長大,作為8個孩子的父親,他表示歡迎未來一年即將安置在這裏的2.5萬名剛果民主共和國難民,他認為他們的到來將促進這地區的發展。衞生中心裏的基本服務也將對原居民開放。「以前去最近的衞生中心都要步行6個小時。很多人因為無法及時得到救治而失去生命,包括兒童。」奇布維說。

Ayisi-4-1024x683

© UNICEF/Zambia/2018/Ayisi

難民抵達贊比亞曼特帕拉安置點。

伊諾桑起身離開,穿過一片森林去尋找開設「兒童友好家園」的最佳位置。他知道「兒童友好家園」對大部分曾經歷心理創傷的兒童很重要。我們一起在科納尼臨時難民接待中心參觀「兒童友好家園」時,他曾說:「我看到這裏的兒童在玩樂,看上去很開心,至少在那些時候,他們能忘記痛苦。」

在曼特帕拉待了3小時後,我聽到口哨聲、咳嗽聲和歡呼聲,於是趕快順着聲音傳來的地方跑去。一群人聚集一起,興奮的氛圍再次升騰而起。小巴車隊已抵達,已經在這裏安家的難民表示熱烈歡迎。「他們在這裏很開心。」伊諾桑注意到事情與之前有所不同。

新來的人向朋友揮手,透過車窗向外望,急切想了解他們即將生活的地方。看着他們充滿希望的面容,我想起了約翰,希望他及成千上萬名剛果民主共和國難民兒童能夠盡快搬到這裏,開始更好的生活。

露絲‧阿依斯是聯合國兒童基金會駐贊比亞辦事處的聯絡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