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塑圍城記憶

 

重塑圍城記憶

BLOG-harasta-1

©UNICEF/Syria/2016/Rural Damascus
哈拉斯塔一片頹垣敗瓦,兒童就在這裏生活。

2016年5月18日,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於4年內首次為哈拉斯塔提供人道救援。哈拉斯塔位於大馬士革郊區,距離大馬士革僅11公里,曾是古塔(Ghouta)東部繁華的商業及工業重鎮,當地有17,000人被圍困。

2013年夏天,我在敘利亞衝突爆發後,第一次來到霍姆斯—大馬士革高速公路。在前往大馬士革的路上,我看見曾生機勃勃的哈拉斯塔,如今變成一片頹垣敗瓦。此情此景,我實在不願再看,便拉上車內窗簾。

自2012年起,哈拉斯塔陷入圍困。UNICEF團隊最終成功為大約5,000名兒童及其家人提供醫療、教育及康樂物資,減輕兒童承受的苦難。

前往哈拉斯塔的車程在戰前只需要15分鐘,但這次卻花了三個半小時,其中兩個小時在等待領取進入許可。我們的車隊已算順利,其他同事須在檢查站等待超過10個小時。

車子駛進哈拉斯塔時,我看見兒童在廢墟生活和玩耍,場面震撼,讓我沒法關上窗簾。

 我們一下車,兒童就拋來一連串問題:「你們怎樣來到這裏?有帶什麼給我們嗎?你們是從大馬士革來的嗎?」一名婦女說道:「請不要見怪,他們都很興奮,已很久沒見過有人從古塔外面來。」

©UNICEF/Syria/2016/Rural Damascus
哈拉斯塔:更多圍城內受破壞情況

戰火下的教育

©UNICEF/Syria/2016/Rural Damascus
阿亞及另外250名女童每天上學的必經之路,有些女童還帶着孩子。

衝突持續,嚴重影響哈拉斯塔市民各方面的生活。我們與婦女交談時,發現教育是主要的問題。

一名婦女告訴我們:「我不敢把孩子送去學校。我有3個孩子,其中兩個已適齡上學,但我沒有送他們去,擔心他們會在學校遭到襲擊被殺。」

 一名8歲女童抓着我的衣袖,說:「我本來應該上三年級,但去年被迫離開家園,便錯過了二年級。」她又說:「我非常喜歡上學,我想回到學校,呆在家裏很無聊。」

拍照時,我偶然聽到13歲女童阿亞和朋友談論我們這些到訪的人:「看他們多幸運,都受過教育!」我看着她,她告訴我:「我很愛學習,想成為律師,結束一切現在面對的苦難。」

我們前往阿亞的學校,途中路過一片廢墟,看到被摧毀的操場。有男士告訴我們:「兒童沒有地方遊戲,這裏沒有電,他們也不能像其他兒童般看電視卡通片。他們從小到大,除了戰爭,便一無所知。兒童需要教育,否則長大後會成為全世界的問題。」

阿亞*及另外250名女童在地下上課,教室和操場只有昏暗的LED燈光,又黑又濕。當地教育主任說:「雖然早上10時砲擊開始前就要下課,上課時間不足3小時,但我們仍會盡力召集兒童上學。」

他補充道:「課本太破舊也是其中一個難題。」

阿亞的學校有20名未成年已婚女童,有些還帶着孩子。學校竭盡全力為已婚女童提供教育。教育主任說:「我們倡議反對童婚。學校有幼兒園,專為教師和已婚學生的孩子而設。」

我們遇到一名17歲女童,她14歲結婚,不久便成了寡婦,如今她即將結束第二段婚姻。她曾育有兩個孩子,其中一個已夭折。她說:「我以前跟哥哥一起生活,父親被拘留,母親則改嫁。我為了自身安全才結婚。」我問她:「你有上學嗎?」她回應說沒有。

經濟狀況艱難迫使兒童工作,有些放學後做兼職;有些乾脆輟學工作。穆斯塔法*便是其中一個輟學工作的兒童,他在糖果店每天工作7至8個小時。他說:「我不能上學,父親已去世,我需要照顧母親和五個妹妹。我需要錢。」穆斯塔法跟其他兒童一樣,也有自己的夢想,他說:「我想成為醫生。」

教育主任說:「輟學兒童實在太多,我們盡力透過清真寺或暑期補習班,為他們提供教育。」

©UNICEF/Syria/2016/Rural Damascus
阿亞和另外250名女童在地下上課,教室和操場只有昏暗的LED燈光,幾乎全都又黑又濕。

卑微卻崇高,夢想皆不凡

人生需要希望。兒童想成為醫生、老師、律師,這些夢想卑微卻崇高,一直推動他們前進求變。

我們在日常生活經常聽見這樣的夢想,但對於這些兒童來說,要實現夢想卻困難重重。他們穿過廢墟上學,奇蹟避過彈殼,當中很多兒童都曾目睹朋友和所愛的人死去。只有為這些兒童提供教育,讓他們掌握生活技能,才可以積極改變現況,他們也能貢獻社會,重建更安穩繁榮的敘利亞。但願那一天早點來到。

*化名,以護兒童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