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也門,以課室為家

在也門,以課室為家

19:00
School buildings at the Al Zubairi school in Sana’a being used by 34 displaced families from Sa’ada. These families fled because of the intense fighting in the city.

© UNICEF/UN08232/Madhok

拉加特‧瑪德浩克(Rajat Madhok)和塔哈妮‧賽義德(Tahani Saeed)聯合報道

也門衝突逼使流離失所的家庭不放過任何一個可棲身之處及任何可以裹腹的食物。他們每天都生活在從無休止的暴力恐懼中。

也門伊博/香港,2016年1月18日—對於37歲的馬里亞姆(Mariyam)來說,如何生存是她每天都要面對的挑戰。白天時間過得很慢,夜晚痛苦與恐怖就馬上襲來。她13個孩子都依靠她尋找食物,但無人伸出援手。她的丈夫設法從餐廳帶回剩菜殘羹,但這樣並不足以養活13個嗷嗷待哺的孩子。孩子狼吞虎嚥,不到一分鐘,便吃完這頓飯。馬里亞姆和她的丈夫只能絕望地看着自己的孩子。

自去年3月以來,隨着衝突升級,塔伊茲(Taiz)已發生多宗血腥而暴力的戰鬥,馬里亞姆和她的孩子唯有逃離塔伊茲。她別無選擇,只能匆忙帶上可隨身攜帶的個人財物逃難。幾天後,她在距離塔伊茲兩小時路程的伊博(Ibb)的一間課室裏找到容身之所。不過,經過7個月後,衝突並未停歇,流離失所的狀況也沒有任何改變。她和孩子繼續與其餘4個家庭,即20名婦孺一同住在課室裏。

一位淚眼婆娑的母親一邊指向堆疊着他們微薄家當的房間角落,一邊說:「我很想回去家鄉,但非常害怕我的孩子會在戰火中受傷。我寧願留在這裏,也不願回到塔伊茲。」

馬里亞姆和其他19個家庭擠在位於伊布城中心的沙那(Sana)Muhaidaly學校的課室中。在也門全國,衝突已逼使逾250萬人流離失所。很多人像他們一樣的人躲進學校裏。馬里亞姆無處可去,她的孩子再也無法過正常生活。

© UNICEF Yemen/2015/Farid
身為13個孩子的母親,暴力衝突逼使馬里亞姆與家人逃離位於塔伊茲的家園,只好暫居於也門伊博一所學校裏。

馬里亞姆指着分發給她的清潔衞生用品說:「我們沒有錢去購買物資。全賴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我們才能收到這些物資。」此外還有數以千計的難民收到衞生用品。其中包括洗頭水、肥皂、可摺疊儲水瓶(Jerry can)、洗衣服用的小浴盆、衞生巾和其他日常生活必需品。

她說:「我們需要更多支援——更清潔的廁所、食物和適當的住所。」

不斷增加的需求

UNICEF已準備緊急救援物資,送往塔伊茲及其他受衝突影響的地區。塔伊茲和伊博的UNICEF發言人胡拉姆‧賈韋德(Khurram Javed)說:「到目前為止,我們已為流離失所的家庭提供安全用水、氯片、水泵、臨時廁所、小兒麻痺症和麻疹等兒童接種疫苗、清潔衞生用品等基本生活必需品、用於幫助醫院運作的藥品和抽取自來水的燃料。然而,隨着也門衝突持續,難民對於物資的需求也與日俱增。」

© UNICEF Yemen/2015/Farid
瓦吉達和她的兩個侄子站在UNICEF位於伊博的臨時課室帳篷外。戰火持續,在她的一個兄弟被殺害後,她和兩個侄子離開了塔伊茲。

在距離塔伊茲20公里的阿爾‧凱達鎮(Al Qaidah)中,流離失所的家庭正尋求庇難處。我們遇上與她兩個侄子一起逃離塔伊茲的21歲女子瓦吉達(Wageeda)。她一邊說,一邊抱緊她的侄子:「戰鬥機在我們的房子附近投下一枚炸彈,傷及我的兄弟,幸而他很快便康復過來。在接下來的一周,另一枚炸彈在我們的房子附近爆炸,一名鄰居被炸成兩半。我哥哥看到屍體後陷入休克。他再也沒有康復過來,不久便去世了。」

和馬里亞姆十分相似,瓦吉達與另外16個人住在阿爾‧凱達鎮的一所小學課室裏。她的兩個侄子在UNICEF提供作為臨時課室的帳篷裏學習。她擔心會有炸彈傷及她的侄女。她寧願他們在室內學習,但現在還沒有合適的地方。所有房間都被流離失所的家庭佔據了。

當被問及是否想要回到塔伊茲時,瓦吉達說:「戰火摧毀了我的家園,我現在已無處可去。房子可以重建,但我要怎麼找回我哥哥呢?他已經與世長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