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內瓦萬國宮會議──緬甸若開邦兒童情況

 

日內瓦萬國宮會議──緬甸若開邦兒童情況

21 December 2017.  A Rohingya woman holds her little girl as her upper arm is measured to determine whether she is malnourished at a UNICEF-supported outpatient nutrition center in Thae Chaung village in Central Rakhine, Myanmar. Rakhine state has long been among the poorest in Myanmar, and the indicators for children are poor. Since the round of violence that started in 2012, things have not improved for children.

Background: https://www.unicef.org/media/media_102378.html

© UNICEF/Thame

緬甸若開邦一間由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支援的營養門診中心透過為羅興亞兒童測量臂圍檢查他們的健康狀況。

以下是UNICEF發言人瑪西西‧梅爾卡多(Marixie Mercado)今天在日內瓦萬國宮會議發表的內容總結。

日內瓦香港,201819日─我剛在12月6日至1月3日到訪緬甸,一半時間留在若開邦。我去了上年8月發生衝突的若開邦北部地區,大量羅興亞難民(65.5萬人)跨越邊界抵達孟加拉。我也去了若開邦中部地區,自2012年,那裏有超過12萬名羅興亞難民被困在骯髒的難民營,還有約20萬人在自由和獲取基本服務日益受限制的村莊生活。

由於進入受阻礙,我們和合作伙伴仍不清楚若開邦兒童的真實情況,我們只知道他們深受困擾。8月25日前,我們為4,800名患嚴重急性營養不良的兒童提供治療,但目前他們已無法繼續接受治療。當地所有12個由我們和合作伙伴支援的門診治療中心都因為被搶劫、破壞或道路不通而被迫關閉。5個主要衞生保健中心都不能正常運作,且缺乏足夠的清潔食水或糧食支援。合作伙伴已找出約20名在衝突中與家人失散的兒童,但估計總數至少有100名,大部分身處若開邦北部,我們仍然無法進入提供援助。

孟都縣充分顯露最近衝突的傷痕─大面積地區被推土機夷為平地,大部分商舖被迫關閉,街道上只有很少人,女人少,兒童更少。我們估計在8月25日前約44萬人口中,只有約6萬名羅興亞人留在孟都縣。留在農村的羅興亞兒童幾乎完全被孤立。我們聽說羅興亞和若開邦的兒童都十分害怕。

UNICEF準備隨時與緬甸和若開邦政府合作,不分種族、宗教、地位、身份或處境,支援所有兒童,給予他們所需的保護和支持。為此,我們急需定期和不受限制地到訪若開邦。

當全球將目光放在若開邦北部和科克斯巴扎爾時,仍有超過6萬名兒童被遺忘,他們因捲入2012年暴力衝突而被安置在若開邦中部23個難民營。由於2016年10月和2017年8月再次發生暴亂,進出難民營均受限制和約束,令人道救援義工更難向難民兒童提供支援,更令難民營環境變得更惡劣。

難民營環境惡劣得令人震驚,難民營Nget Chaung 1和2只能在包多鎮乘船前往,物資也只能靠當地船隻花4至5小時運送。難民營皆低於海平面,幾乎沒有林木植披。剛抵達難民營便傳來令人作嘔的陣陣惡臭。營中部分地方基本上是一座化糞池,且難民的容身之所都堆砌在垃圾與排泄物之上。在其中一個營地,食水池與污水池僅用一面矮土牆分隔,下雨天時污水便很容易沖刷到食水當中,兒童亦只能赤腳在污泥中走路。一名營中的負責人表示,12月頭18天已有4名3至10歲的兒童死亡,而他卻只要求能有人行道,不需要在垃圾中來往。

因難民營中的限制,令羅興亞難民無法輕易離營去接受治療,若要取得離營許可則必須有醫生證明,檢查站和宵禁也有意延誤。另外,大部分難民都無法承擔交通費用,親屬也經常不被允許看護病人。只要他們在醫院,羅興亞便會列為受管制區域,切斷與外界的聯繫。因此,不少難民轉而求助傳統醫師、未經受訓的醫師或自醫。一名UNICEF社工表示,他的女兒因患上無法在營中治療的病,最後在無法承受病痛的情況下而選擇自殺。可見營中的基本生活條件和服務都需要立即改善。

若開邦和羅興亞社區都充滿恐慌。一名羅興亞居民告訴我,他的孩子無法接種日本腦炎疫苗,因為疫苗接種人都由保安保護,而政府告訴我疫苗接種人不會在保安不在的情況下進入羅興亞社區。

難民營因遷移限制令兒童可活動範圍減少,同樣令兒童學習空間減少。大部分兒童在簡陋的臨時課室上課,他們的義工老師幾乎未受正式培訓。若開邦首府實兌,即大部分難民營所在處,只有一間中學可教育10至12年級的羅興亞學生,但也面臨課室不足的問題。

以前,有很多幸運的學生能從難民營到實兌讀中學。然而,今年有老師告訴我,因為遷移限制的關係,沒有學生能走出難民營。我在實兌難民營遇到一名17歲的高中畢業生,他唯一能讀大學的途經是靠遠程教學,但學院其實離他不到十數公里遠。自2012年,沒有一個穆斯林學生能在若開邦升讀大學,有母親問我:「究竟學習有何意義?」。

羅興亞兒童迫切需要教育以得到更好的未來。臨時解決方案應立即改進,必須給兒童提供經適當培訓的老師和受認可的教育體制。若不盡快落實,下一代的未來將會永久被損害。

緬甸政府已成立內閣委員會,負責執行由科菲‧安南主持的若開邦諮詢委員會最終報告的建議,包括處理羅興亞人口的無國籍狀況和滿足優先需要。

羅興亞兒童需要政策解決合法身份及公民身份問題。在這個過渡期間,他們首要被認定為兒童。《兒童權利公約》保障所有兒童健康、學習和成長的權利,不因種族、地位、處境而有區分。我們必須找出能保障羅興亞兒童權利的方法。

若開邦兒童經受多年的社會動亂及分裂影響。我們一直致力以更公平和包容的方式接觸羅興亞及緬甸兒童,我們亦會堅持兒童就是兒童的原則,所有兒童都值得幫助。

安南委員會已提供持久的政治解決方案,從長遠來看,所有兒童權利都能以可持續、公開和公平的方式得到保護。UNICEF準備隨時支援這項艱難的工作。我們會召集國際社會,特別是區域組織及國家,充分利用他們的影響力,讓兒童有更好的生活和更有希望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