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位青少年如何打消自殺的念頭

 

5位青少年如何打消自殺的念頭

2014, Astana the capital. Pravo centre for abused and trafficked children.
This 18-year-old girl was taken to the city and promised to work as a house keeper, she was forced to work as a sex worker. One day she opened her window with a friend and they started to scream, people sent the police to the apartment and she was free.
Now she lives at the shelter.
The centre is supported by UNICEF.

© UNICEF/ 2018/Kazakhstan/Giacomo Pirozzi

心理健康問題例如青春期的抑鬱症和焦慮,在青少年15歲時特別嚴重,尤其是女性。

哈薩克斯坦是全球青少年自殺率最高的國家之一。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加強遏制該國的青少年自殺及改善青少年的心理健康狀況。

UNICEF正透過大規模的試點項目,致力加強學校對心理健康的關注,培訓老師識別高危個案,確保脆弱的青少年能及時獲得心理專家的幫助。

5萬名項目參與者中有5位分享他們的故事,向全球青少年傳達訊息:如果你正承受痛苦,不要羞於尋求協助。

自殺是唯一出路——紮爾德穆雷(15歲)

「有時您會聽見家中碟子的震顫聲。」對我而言,這種情況經常發生。爸爸媽媽經常爭吵,讓我的生活痛苦不堪。我想離開他們。自殺像是唯一的出路。

自從向學校的心理專家諮詢後,我的情況已經好轉。我曾以為物質財富能解決一切問題。但現在我才明白,真正的財富來自於內心的滿足感。心理專家還與我的父母聯繫。以前,媽媽不太關心我。現在她非常熱情,我們的關係也更親密。

我不再想自殺。媽媽懷胎9個月生下我。我不想讓爸爸媽媽為我而哭。現在我才明白,我們的幸福是互相聯繫的——我想照顧好自己和爸爸媽媽,彼此尊重。

所有問題都可以解決——瑪利亞(16歲)

很多青少年都患抑鬱症。不幸地,我也是其中之一。我曾以為無法解決自己的問題,並不斷想自殺。這種想法始終縈繞在我的腦海,揮之不去。有一天,我挑選了一個準備自殺的日子,並把它標記在日曆上。

那時候,有心理專家來課室為我們講解心理健康的重要性。之後她聯繫我,讓我到辦公室找她。與她談話後,我感覺好多了。回到家中,我就把已標記的死亡日期劃去。我開始定期與心理專家見面,她後來建議我去看精神科醫生。

我不能說現在所有問題都已解決,或者說我生活得很好,但我已感受到人生的變化。我知道生活中所有問題都能夠解決。我開始為自己的人生制定規劃。我想成為化妝師和環遊世界。

我並不熱愛生活——那澤科(15歲)

「我為何要過這樣的生活?它完全沒有意義。」這些是我以前常有的想法。那時候我很悲觀。我覺得沒有人愛我,也沒有人需要我。我極度自卑,並不熱愛生活。

直至與學校的心理專家交流後,我才開始了解愛護自己的重要性。我不再隱藏自己的感受,而是與朋友、家人和心理專家分享。所有人都支持我。我開始意識到有人愛我,我不比任何人差。

現在我有更多朋友。我能愛並幫助其他人。現在我明白生命是一件珍貴的禮物,我只能擁有一次。我決定要成為一位醫生,幫助其他人。我必須付出努力才能達成夢想,現在我相信自己能實現這目標。

0059-small

© UNICEF/ 2018/Kazakhstan/Andrey Kim

自殺已成為青春期少年死亡的主要原因,而青少年最常患上的疾病包括抑鬱症、焦慮症、行為問題和自殘。

跌倒了,但又再次站起來——詹內科(15歲)

人生就像河流——有時平淡順利,有時不斷碰壁。我屬於後者。我感覺在家中受到不公平對待。我討厭所有人,沒有人能明白我。我感到很孤獨。我開始長期呆在暗房裏,穿黑色衣服,聽喧鬧的音樂。我的想法變得非常消極——我想長眠,一睡不起。

直至有一天,有心理專家來到班中,讓我們填寫調查問卷。我當時沒有在意,但它卻幫助我逐漸擺脫消極的想法。後來心理專家邀請我去跟她談話。在得知我們的對話會保密後,我開始敞開心扉。我們談了很久,緩慢卻很堅定,我開始從不同角度看待生活。

現在我終於明白,好與壞就如黑白相伴相生一樣,悲傷與喜悅也像形影不離的朋友。我跌倒了,但又再次站起來。其中有首詩詞提到「每個人都有權利在跌倒後重新站起來。」

我想告訴你,你不是孤單一人——阿魯詹(18歲)

我出生時多了一隻手指。有一天我和其他小朋友一起玩,他們都取笑我。那時候我意識到自己與眾不同。我開始變得孤僻,沒有安全感,負面想法縈繞在腦海中。我甚至認為,我可能和那隻手指一樣也是「多餘的」。我不應在這個世界出現,我想自殺。

有一次,我在學校會見心理專家。我們談及人生,她問我為什麽想自殺。我開始哭,並訴說我的故事。她告訴我,手指不應該成為終結生命的原因,這問題可以從醫學上解決。她與我媽媽談話,幾天後,我們3個人一起去醫院把多餘的手指切除了。

拆繃帶後,我覺得自己像走出迷霧一樣,感到非常快樂,就像長出一雙翅膀。我講述自己的故事是因為我知道有很多青少年在痛苦中掙扎。我想告訴他們:你不是孤單一人,凡事都有解決的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