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丁和喬納森:憧憬光明未來

 

納丁和喬納森:憧憬光明未來

Bangui, Sept 22, 2015: After a morning of literacy and calculation catch up classes, children freshly released from armed groups enjoy a sports class. 2262 children have been released in 2015 throughout the Central African Republic.assistance to cash assistance. It is an empowering and dignified form of support to children and their families, with a positive effect on the local economy and with lower administrative costs.

© UNICEF/UN08030/Le Du – 在完成早課後,從武裝組織釋放出來的兒童正在開心地上體育課。2015年,UNICEF及合作伙伴在中非共和國全國內從武裝組織手中拯救2,662名兒童的生命。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駐中非共和國通訊專員迪迪埃‧馬夏爾‧帕班迪吉(Didier Martial Pabandji)

 

當校長叫到納丁*的名字時,她高興地從座位上跳起來,跑向講台,向老師鞠躬,然後獲頒證書。她轉身面向數十名歡呼的兒童。納丁雖然看來有點靦腆,但難掩心中興奮的心情。課室裏每一個人都能夠感受到她的喜悅與自豪。

4個月前,納丁與其他90名兒童從反巴拉卡(anti-balaka)武裝組織釋放。在這期間,17歲的納丁躍居班上第2名。就在3年前,以穆斯林為主的塞雷卡(seleka)叛軍開始進軍首都,最終推翻政府。那年是納丁人生的轉捩點。她說:「我本來與家人住在代科亞(Dekoa)小鎮。塞雷卡叛軍抵達小鎮後,媽媽被一枚流彈擊中身亡,父親則在家門外被殺害。」

痛失家人後,納丁決定加入敵對民兵組織,即反巴拉卡民兵組織(當地語言意即反AK47子彈)。她憶述:「他們說,如果我加入他們,我可以自立,並能夠照顧我的弟弟。」

納丁之後開始與該組織一同行動。在步行300公里後,他們抵達中非共和國首都班基(Bangui)。納丁說:「我帶着背囊、食物,有時帶着武器,而且也會為組織煮食。」當時,有個民兵使她懷孕了。「那時我15歲,還是一個處女。但他說我有資格成為他的女人。」

© UNICEF/UN08030/Le Du
在納丁及喬納森的課上,一名女孩舉起手來。

坐在納丁旁的喬納森*都是17歲。他也是反巴拉卡組織的前成員,當時他住在小鎮外一個臨時營地,情況持續一年多。他說:「當時的生活極不容易,尋找食物異常困難,又沒有醫療保健服務。我有幾次被派遣去設置路障,或向穆斯林發動攻擊。」

喬納森臉上的傷疤由長年累月地受資深成員的暴力、酷刑和虐待所致。不過,治癒無形的心理傷疤,需要更長時間恢復。喬納森正努力重塑人生。

他說:「去年5月,我聽說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願意幫助像我這樣、從武裝組織釋放的兒童。我請求指揮官將我的意願轉達UNICEF。數周後,我到達這裏,並開始趕回昔日落後的學習進度。現在,我懂得讀書寫字。我的夢想是成為一名司機。」他邊說,邊自豪地展示自己的證書。

2015年,UNICEF及合作伙伴在中非共和國全國從武裝組織手中拯救2,662名兒童。然而,數以千計名兒童仍身處武裝組織內,遭受暴力對待與虐待。UNICEF將繼續與合作伙伴協作,為這些兒童提供必要服務。

* 化名,以保護當事人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