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兒麻痺症與我──敘利亞醫生的故事

 

小兒麻痺症與我──敘利亞醫生的故事

polio-lead

©UNICEF/Syria 2017/Khudr Al-Issa

「我害怕疫苗和打針,但媽媽說這樣我才不會生病。」來自阿勒頗北部農村地區的4歲男童馬吉德在接種小兒麻痺症疫苗時說。

我7個月大時,媽媽帶我在家鄉敘朗看醫生。那時我發高燒,雙腿虛弱無力。我被診斷患上小兒麻痺症。

小兒麻痺症是影響神經系統的高傳染性疾病。它能導致幼兒癱瘓,甚至死亡。儘管這疾病難以治癒,卻能透過接種疫苗預防。

患上小兒麻痺症是成長一大挑戰。我總擔心無法跟上我的朋友。我還記得為了上課不遲到,每天早上都提前一個小時出發,有時候天還是黑的。

朋友想放學後踢足球,我也只能請他們換一種我可以參與的運動。我們經常在街上拉起臨時的網來打排球,因為排球不需要太多跑動。

polio-blog-2-1024x768

©UNICEF/Syria 2017

阿斯卡爾醫生與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工作人員前往敘利亞哈馬省敘朗逐家逐戶為兒童接種小兒麻痺症疫苗。

 

小兒麻痺症令我無法正常走路,但並未阻止我要幫助孩子預防這疾病的決心,讓他們從此不再經歷我所承受的痛苦。這也是我決定學醫的原因。

上大學期間,我被逼根據別人走路的速度來選擇朋友,因為我跟不上走路太快的人。我努力學習、畢業,並在1987年開始參與全國小兒麻痺症免疫運動,當時此運動在敘利亞剛展開一年。

過去40年,我一直參與針對小兒麻痺症等疾病的全國和地區免疫運動。我還記得當時我沒有車,只能騎一輛借來的電單車在狹窄小巷行駛,背着裝滿疫苗的冰箱,在各街道尋找兒童和父母。

敘利亞記錄上最後一宗小兒麻痺症病例是在1999年。我以為已經戰勝這種危險疾病,我的使命也順利完成,直至2013年它又死灰復燃。當我得知代爾祖爾和阿勒頗出現35宗小兒麻痺症病例時,我忍不住痛哭。童年遭受的痛苦仿佛又回來,但這讓我為每一名兒童接種疫苗的決心更堅定。

控制疫情爆發期間,我們逐家逐戶探訪,確保所有兒童免受這種疾病威脅。我們重點關注在最偏遠地區、村莊,以及收留國內流離失所者的難民營和避難所生活的弱勢兒童。這十分重要,因為多年衝突已導致敘朗唯一醫院被迫關閉。

目睹多年暴力、流離失所和失業後,如何幫助偏遠地區兒童絕不是我們面臨的唯一挑戰。家長更關注照顧家庭和滿足孩子的基本需求,卻忽視疫苗的重要。

polio-post-3

©UNICEF/ Syria 2017/ Delil Souleiman

我們為飽受戰爭苦難的代爾祖爾和拉卡地區5歲以下兒童進行為期5天的小兒麻痺症響應運動。在第一輪運動中,兩歲拉瑪有生以來第一次接種疫苗。

 

我們為家長開設知識普及課程,糾正他們的誤解,解答他們有關疫苗安全和重要的問題。

我始終認為自己就是活生生的教訓,時刻提醒家長,一旦孩子錯過接種疫苗,將會造成嚴重後果。這是我與醫護人員和社區外展義工工作的原因。

為兒童接種小兒麻痺症疫苗是寶貴的體驗。

我知道能夠改變兒童的命運,並竭盡所能不讓任何一名兒童因無法奔跑而不能參加足球比賽。任何一名兒童都不應靠拐杖度過一生,不應患上可預防的殘疾。

阿斯卡爾醫生參與UNICEF在哈馬省展開的免疫運動,該運動旨在保護兒童免受小兒麻痺症和其他疾病侵襲。UNICEF為當地提供疫苗、冷藏設備,並為醫護人員提供培訓,為社區外展義工提供支援,協助人們認識疫苗的重要和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