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護泰國和亞太地區兒童免遭性剝削

 

保護泰國和亞太地區兒童免遭性剝削

國際消息 00:43
艾迪‧布朗報導
在任何情況下,與兒童進行性行為都是不能容忍的。聯合國兒童基金會駐東亞及太平洋區域愛滋病專家雪莉‧馬克‧普拉布(Shirley Mark Prabhu)說:「本區的所有國家都簽署了《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公約》在這方面的闡述非常明確。並沒有雛妓一說,任何從事色情活動的18歲以下兒童都是性剝削的受害者,摧毀了兒童的健康、教育和童年。」
泰國曼谷/香港,2015年2月24日– 薩恩(Saeng)*在14歲的時候被迫從事賣淫活動,他** 當年與父母鬧翻,離家出走,流落街頭卻身無分文。年幼的薩恩不知所面臨的風險,最終踏入色情行業,被成年人剝削。由於他是未成年人,酒吧不允許他賣淫,所以他走到大街上去進行性交易。
現在18歲的薩恩回憶道:「我和爸爸打起來,因為我想成為人妖而他不理解。」他以泰國俗語稱呼變性人。「我去和一位在娜娜區酒吧裏賣淫的朋友同住。我會和付我500泰銖(15美元)的外國人進行性行為。如果我的生意好,我就在旅館裏住一晚。否則,我就睡在大街上。」
「我對愛滋病不太了解。」
對於薩恩面對感染到性傳播疾病的極大威脅,剝削他的成年人應負最大責任。他有時會受到暴力侵犯。「有次,一個客人把我的頭按進酒店水池裏,不讓我走。我大聲呼救,終於酒店前台的工作人員救了我。」
0224_Thailand_01

© UNICEF EAPRO/2014/Brown
愛滋病專員雪莉‧普拉布與薩恩討論他的情況。
薩恩亦不為當地人妖黑幫所接納。他說:「娜娜區的人妖黑幫會因我在他們的地盤工作而打我,或者搧耳光。」
此外,遇上警察對薩恩來說也是一個問題。他說:「還有一次,一位客人正在提款付錢,警察卻從後面把我拖走。我們有三個人被逮捕,每人准以1,000泰銖保釋,但我因為沒有錢,只能在監獄中逗留一夜,第二天早晨才放我出來。」
在昏暗的小巷
薩恩棲身的娜娜區是以性交易聞名的紅燈區,主要客人是外國遊客。其他地區的客戶群則有不同。在大皇宮附近皇家田的昏暗小巷裏和運河沿岸,賣淫女郎的客人是泰國的士司機和三輪電單車司機。她們在行人路上租借膠椅,展示自己的身體。一旦交易談成,她們就會轉移到廉價酒店去租鐘點房。

那希‧蘇恩瓦力(Nathee Sornwaree)是伊薩拉崇基金會(Issarachon Foundation)的一名社工,他們在這一地區支援性工作者和街頭露宿者。蘇恩瓦力表示,雖然大多數賣淫者是成年人,但也有兒童參與其中,甚至有些人從小就開始參與性工作。蘇恩瓦力解釋:「我們發現有年僅8歲的男童被賣做性交易工具。女孩從1112歲開始,學校放假時,她們會來運河沿岸工作。」

近年,兒童從事色情行業的原因有所改變。蘇恩瓦力說:「過去,他們是為了改善家庭收入;現在社會條件改善,貧困家庭的孩子賣淫,是為了賺錢購買智能手機和其他無法承擔的奢侈品。我們也發現性工作者中同性戀和變性人的比例增多,他們可以在社交媒體上較容易地找到客人。」

在泰國,賣淫是非法行為,因此賣淫者無法向警察求助。蘇恩瓦力說:「性工作者經常因遇到警察而惹上麻煩。如果他們未滿18歲,他們會被送進青少年拘留中心。他們最需要的是朋友,而不是對他們評頭品足的人。大部分人都知道愛滋病的風險,但他們不太考慮其他性病。」薩恩的經歷正正體現蘇恩瓦力的說法。

夜晚,蘇恩瓦力走在大街上派發避孕套,幫助性工作者獲得醫療服務,並且努力幫助他們尋找其他工作機會。

0224_Thailand_02

© UNICEF EAPRO/2014/Thuentap
晚上開始上街救援工作之前,那希‧蘇恩瓦力與義工談話。
夜晚,蘇恩瓦力走在大街上派發避孕套,幫助性工作者獲得醫療服務,並且努力幫助他們尋找其他工作機會。
具體的改變行動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正致力於防止發生青少年參與被迫賣淫的行為,就像薩恩的例子。同時,我們也努力確保各國政府履行保護和照顧受性剝削侵害的兒童,包括確保他們獲得醫療衞生服務和認識愛滋病病毒/愛滋病。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駐東亞及太平洋區域辦事處與合作伙伴,共同製作一本研究者指南 [英文PDF],內容包括如何在獲取高危青少年和年輕人的數據同時,保障匿名受訪者的原則。普拉布指出:「高危青少年和年輕人是隱形社群,我們工作的第一步要獲取有關他們的可靠數據。我們現正編寫一本便於青年組織使用和理解數據的指引,這本指引採用漫畫書的風格。」

2014年,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泰國辦事處製作了一份有關感染愛滋病病毒的年輕人報告 [英文PDF] ,報告顯示泰國正面臨感染性病人數上升的新趨勢,全部病例中的70%發生在1524歲這一組別。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已開始使用這些數據與政府溝通,將接受愛滋病病毒檢查的年齡降低到18歲,並為那些與高危年輕人接觸和在學校普及愛滋病教育的衞生工作人員提供培訓。201412月,在我們的建議下,泰國愛滋病病毒檢查的官方指南已進行修訂。

更好的生活
對於像薩恩這樣的年輕人來說,除賣淫以外還有別的選擇去賺取收入。兩年前,當薩恩睡在娜娜區的大街上,另一個非政府組織溪源(Dton Naam)向他伸出援手。
0224_Thailand_03

© UNICEF EAPRO/2014/Brown
在溪源,塞萊斯特‧麥克吉展示薩恩的畫。
溪源與泰國變性團體合作,執行主任塞萊斯特‧麥克吉(Celeste McGee)解釋這個群體所面臨的特殊挑戰:「他們賺取收入的方式非常有限,只能從事某些工作,例如娛樂行業,而且十分容易會重回色情行業。他們可能將收入用於購買化妝品、激素或做手術,形成惡性循環。他們還需要不斷賣淫來維持他們原有的生活方式。」

經過溪源的努力,薩恩不再浪跡街頭。溪源的工作人員協助他與父母修補關係,並得到醫療服務。溪源為薩恩提供了其他就業機會,包括在咖啡店工作,以及製作手工藝品。現在薩恩每周都到溪源中心,接受輔導和上繪畫課。他錯過了多年的受教育機會,但現在開始還不算太遲。

薩恩說:「現在我父母對我好多了。我媽不再向我叫嚷,她變得平靜和親切了。我爸還是不喜歡我的人妖生活方式,但他已經接受了。」

至於薩恩對未來的計劃,他說:「我想回到學校,然後成為一名廚師或藝術家。」

_________
* 化名,以保護當事人身份
** 薩恩並沒有使用特定性別來進行訪談,他會同時使用男性及女性用字。由於訪談中會顯示薩恩的自我身份認同傾向男性,如言談及衣着,因此本文使用「他」來形容薩恩。
_________
* Name has been changed.
** Saeng’s gender assignment at birth was male. Saeng’s gender identity and expression are not fixed, and he speaks using both male and female indicators. As interviews showed his self-identification, including language and choice of clothes, leaned more often towards male, masculine pronouns have been used through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