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銘記:阿雅的畫像

 

永遠銘記:阿雅的畫像

Aya-portrait

「記憶項目」是我們籌辦的小型非牟利活動,已有10多年的時間,我們集合高中藝術生為在弱勢環境生活的兒童創作畫像。「記憶項目」首先收集兒童的相片,並把相片寄到美國的中學,讓高中的藝術生研究相片後創作畫像,再將完成的畫像作為禮物寄給兒童。自2004年項目啟動,參與的藝術生已為來自43個國家和地區超過10萬名兒童創作畫像。我一直視這項工作為生命,但與在敘利亞難民營生活的兒童互動後,這帶給我前所未有的振奮和動力。因此,我首先必須向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駐約旦辦事處工作人員的協助表達謝意。

此項目不但為兒童提供畫像,亦為敘利亞兒童及家人傳遞重要訊息,安撫他們在難民營經常感受到的焦慮。我們想告訴他們,雖然全球有人會選擇恐懼,但是我們選擇友誼。我們選擇同心協力,而不是彼此分離。

畢竟,當一個人長時間注視一張兒童的相片來創作手繪畫像時,很難不會觸動情緒,真的是不可能的。為任何人繪制畫像都是激動人心的經歷,更何況對象是飽受衝突影響的兒童。

但兒童的相片無法完全講述背後的故事,我們只能從相片中猜測。有些故事顯而易見,例如關於一名缺失部分耳朵和臉頰的男童,但大部分故事都是不為人知的。我們只知道這些兒童都失去一些東西:愛的人、家、部分童年。

憑着這樣的想法,我們希望畫像能為兒童帶來笑容,能為難民營增添色彩,能為未來帶來深遠影響。我們希望有朝一日當兒童長大成人後,在安全又溫暖的家庭生活,兒孫繞膝,這些畫像能成為他們年少時的回憶。

經過一年時間的計劃和藝術生投入成千上萬個小時的義工服務,7大袋畫像由我的父母和姑媽送到約旦。看着兒童收到畫像時的畫面,我的內心充滿快樂。年青人善良和美好的情操深深感動了我,雖然地理、文化、語言、宗教和環境不同,但友善和關愛讓我們團結在一起。我對人性力量充滿敬畏,這種神奇的人性力量讓從未與兒童謀面的藝術生只透過相片與他們建立聯繫並表達關懷。

在領略所有快樂、美好和敬畏感受同時,我注意到一名沒有來領取畫像的女童。我們就叫她阿雅吧,她於2011年出生,與我女兒同年出生,也就是戰爭爆發那年。

阿雅在8月為項目拍攝相片,而在2月畫像原定送達的前幾天,她的媽媽前來詢問。她帶着破碎的心等待畫像,因為阿雅在幾個月前去世了。如今的她指望畫像能讓她再次看到阿雅。

當阿雅的媽媽收到畫像時,我們才知道阿雅只是因為吃一顆硬糖被嗆到而死亡。想像一下,為了自己的女兒能遠離戰爭和平安成長而離開家園,在難民營生活,卻因為一顆原本用來點亮她日子的糖果而永遠失去她。聽到這個故事前,我從未接觸任何曾面對類似悲劇的父母。

所有兒童都不應在難民營生活,何況在難民營死亡。因此,我用阿雅的故事作為這篇文章的總結,阿雅從未看見自己的畫像,但我想邀請你看看。如果我有這幅畫像足夠的複印本,我會給所有熱情歡迎難民的人和那些不歡迎的人每人一張,我希望全世界都能看到她,希望每位父母看到阿雅時都像看到自己深愛的孩子一樣。

在持續6年後,我們仍未能阻止戰爭發生,但我們可與UNICEF一起盡力幫助所有兒童。讓我們馬上行動,為了阿雅,也為了每一位不可取替的兒童。

本‧舒馬赫於2004年以威斯康星大學研究生的身份發起「記憶項目」,並在此後成為他的全職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