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之殤

 

七年之殤

IMG_2614

© UNICEF/Syria/2017/Al-Issa

當敍利亞村莊的衝突升級之際,圖中的15歲男童已失學達一年。

內戰

圍攻

轟炸

傷亡

難民

我以前在歷史課上聽過這些詞語,原本我不太關注這些抽象概念。7年前,當我11歲時,這些詞語都變為現實。

2011

我在上英文課,學校輔導員突然打斷課堂。他告訴我今天不能回家,並叫我回叔叔家,因為那裏更安全。雖然不太明白原因,但這也不令我太煩擾。一小時後,輔導員又回來,他告訴我剛剛有枚炸彈在我叔叔家附近爆炸了,我還是要回自己家。

我對那天坐車回家時目睹的景象記憶猶新——空曠的街道、恐懼的面孔透過窗戶向外張望,伴隨遠處響起的槍聲和叫喊聲。

快要到家時,司機突然大叫:「孩子,準備好!」他開始加速,然後突然剎車,並打開車門。我聽到爸爸媽媽大叫:「跑,跑,快跑!」我迅速向家跑去,看見四周都是槍火。

回到家後,我還沒搞清楚當天發生甚麽事。到了晚上,當我得知學校關閉直至另行通知時,才猛然意識到:我們陷入了戰爭。

隨後是持久的斷電、食物短缺和電話斷線的歲月。我很擔心當時在其他地區生活的哥哥姊姊。

當可以離開村莊時,我們馬上前往鄉郊地區,希望那裏較安全。到達新家後,我們終於與哥哥姊姊團聚。

2012

幸運地,學校復課了。然而,我們仍無法回去。為了繼續學習,我最後選擇在鄉郊的學校上學。整個學期,爸爸都要開車送我上學,路上要經過軍事檢查站,還要避開槍林彈雨。

學期臨近結束時,局勢變得更惡劣。由於受暴力衝突影響,我們必須逃往大馬士革與親戚生活。

當我在附近找到公立學校上學時,第二個學期已經開始,課本也不同了。準備期末考試、在新環境生活、追趕落後的內容,這一切都十分困難。

但我決定全力以赴,日日夜夜努力學習,最終成功通過考試。

Damaged School - Rural Damascus - Hujjaira - M.Abdulaziz_BA5A997

© UNICEF/Syria/2017/Abdulaziz

在敘利亞大馬士革農村地區,這間小學被持續不斷的暴力衝突破壞。

2013

大馬士革受炮擊的情況日益嚴重,局勢變得越來越差。最後,我們決定回家。

過了很久,局勢似乎變得穩定些。儘管對惡劣環境已經習以為常,我們仍非常謹慎。我們嘗試生活下去。隨後我在新學校繼續讀書。

2014

炸彈會在我們的街區爆炸,四處都是屍體和受傷的人,紅新月會的人會把他們帶走。我們見過這種情況太多次,都已習以為常。那一年,我們失去身邊親密的人。

爆炸愈演愈激烈。炸彈襲擊後,人們便會緊急趕到現場幫助受傷的人,第二枚炸彈隨即就會再次來襲。死亡人數每天都在上升。

那時候,姊姊決定搬到其他城市生活,哥哥則選擇出國。他們都希望能找到一份工作,過更好的生活。

2015

我的家人現在世界各地流落,只有少數人還留在敘利亞。留下的人都在努力忍受。

我們曾一度感到樂觀,以為噩夢即將結束。但綁架和強奸隨即開始,它們都是戰爭的後患。

10月一個晴朗的中午,我最好的朋友在家附近開車時被綁架。我們知道綁架者只是為了錢。他的家人支付了贖金,他的媽媽保證在兒子回家前絕不離開,但他卻再也沒有回來。

F78P5347

© UNICEF/Syria/2018/Khabieh

在敘利亞東古塔杜馬地區,一輛紅新月會的車駛過被破壞的建築物。

2016

我們把每一天都看待為生命的最後一天,這是繼續生活下去的唯一方式。

我們知道自己隨時會死。死亡就在眼前揮之不去。

2017

生活逐漸有點氣色。疏遠了的親戚會前來拜訪。以前,我們會討論去哪間餐廳吃飯或去哪裏玩。現在討論的卻是哪位親戚在前往異國尋求避難時溺亡。

即使生活無比困難,我們仍時常保持開懷的心。受傷的心靈不再流血,造成的創傷卻刻骨銘心。

2018

今日。此刻。

我在記錄對過去7年充滿痛苦、折磨、顛沛、不安、傷痛和悲慘歲月的回憶。

我已有4年沒見過哥哥,兩年沒見過姊姊。我最好的朋友至今仍音訊全無。

無盡的戰爭令我的學業落後不少。我知道,要想成功,將不得不走更遠的路,並出盡全力。

過去7年的災難讓我更認識自己。即使在最嚴峻的環境下,失去我愛的人,我仍可以找到新動力,繼續生活下去。

我不能向周圍的環境屈服。我必須繼續追尋自己的夢想。我不只是一個倖存者,還是命運的創造者。

19歲的勞德‧丹達什在敘利亞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