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乳的超級力量:母乳餵哺非由婦女獨力承擔

 

母乳的超級力量:母乳餵哺非由婦女獨力承擔

Abhiyan-and-Aarambh-now

©UNICEF/Uprety

阿布西亞 (圖左) 和阿拉姆布見證了母乳餵哺的超級力量。

我的兩個兒子,7歲的阿布西亞和4歲的阿拉姆布接受全母乳餵哺到6個月大,並繼續吃母乳到兩歲。

當我寫下這句話時,一股幸福感和滿足感不禁湧上心頭。我很幸運能擁有兩個健康、聰明和快樂的男孩。我非常相信,這與母乳餵哺的超級力量密不可分。

Aarambh-6-months

©UNICEF/Uprety

6個月大的阿拉姆布健康又快樂。

母乳餵哺對我來說充滿了挑戰,特別是第一次。當時的我感到非常沮喪。在長時間自然分娩未果後,我不得不在加德滿都的帕坦醫院實施緊急剖腹產。由於擔心受感染,在出生後的24小時,阿布西亞一直被留在新生兒病房。當我第一次見到自己的孩子時,我無法馬上開始哺乳。儘管在職業生涯中,我曾為很多女性進行過有關母乳餵養的培訓,但自己此時卻不知道該如何哺乳。我的家人都很擔心嗷嗷待哺的阿布西亞,迫切想要餵他配方奶,這更令我壓力倍增。我也不斷聽到許多與哺乳有關,但不合邏輯的禁忌和傳言,這些在社會上的傳言更是毫無用處。我從未想到,自己一直倡導的母乳餵哺,發生自己身上時,會變得如此艱難。從分娩中恢復過來後卻無法親自照顧自己的孩子,這令我感到非常無助。這種情形持續了一個星期。

我對母乳餵哺的決心仍然強烈,所以我決定尋求幫助。我真誠地請求醫院的高級兒科醫生幫助我。他來到我所在的病房,冷靜地告訴我的家人:「母親的乳汁是在大腦中分泌的。母親需要鼓勵和放鬆身心,同時要一直讓孩子吮吸,乳汁就會隨之分泌。」醫生還確保醫院的哺乳顧問經常來探望我和指導我如何哺乳。

丈夫很理性,並同樣給予我堅定的支持。在懷孕期間,我與他分享了有關母乳餵哺的「3個原則」 (盡量早、全母乳和時間長)。第一次做父親的他雖說缺乏信心,但他知道必須努力改善這種狀況。在分娩後的第7個晚上,他為我提供了安靜放鬆的環境,我們再次嘗試進行母乳餵哺。半個小時後,我感受到了異常的拖拽感,我們突然發現,孩子開始吮吸了!隨着他的吮吸,我開始分泌乳汁。

Nepal-Abhiyan-6-months

©UNICEF/Uprety

6個月大的阿拉姆布健康又快樂。

從那時起,阿布西亞接受全母乳餵哺到6個月大,並繼續吃母乳到兩歲。在我第二次為小兒子阿拉姆布哺乳時,母乳餵哺變得簡單了許多。每一次,我丈夫的堅定支持起到了極大作用,他幫助遊說身邊認為嬰兒首6個月不能只吃母乳的人。我還要感謝我的上司,感謝他們理解母乳餵哺的重要性,並為我提供所需要的支持。

回首這一切,我對母乳餵哺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的確,這不只是女性的責任。即使像我這樣具有相對優勢和能力的營養師,仍然無法獨力完成這一切。除了營養均衡的飲食和良好的休息外,哺乳母親還需要更多各方的支持和鼓勵,包括醫護人員、家人、朋友、雇主和同事。在良好的環境下,全世界母親的母乳餵哺之旅將更加輕鬆。畢竟,母乳餵哺是促進國家經濟發展的明智投資!

索菲亞 · 烏普雷蒂(Sophiya Uprety)是UNICEF駐尼泊爾辦事處的營養官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