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讓孩子活下來,我們只能離開敘利亞

 

為了讓孩子活下來,我們只能離開敘利亞

0921_syria_01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日內瓦總部通信專員克里斯托弗‧泰狄
© UNICEF/2015/Tidey Naham 和她的女兒 Manar.

在前南斯拉夫馬其頓共和國蓋夫蓋利亞的一所難民和移民接待中心,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每個在此停留的人,都有特別的經歷。這些故事中充滿戰爭與困苦。有些人的學校和住所在空襲時被炸毀。這些故事中惡人常在,而英雄稀有。

這些故事的背景都十分相似,許多兒童和家庭在失去一切後,要面對殘酷的現實。珍愛的家園、社區、朋友,甚至家人都不知所蹤。故事的主人被迫離開阿勒波、霍姆斯和摩蘇爾等熟悉的環境,踏上國外的陌生土地,開始了看似永無止境的漂泊,在各國邊境檢查站混亂的隊伍中等待,這一切讓他們痛苦無助。殘酷的現實,讓人不堪忍受。

Naham是一位37歲的母親,來自敘利亞伊德利布。她有三個孩子,分別是10歲的Manar、 12歲的Mohammed15歲的Moustafa。與眼下殘酷的現實相比,她更關心三個孩子的未來。Naham說:「為了讓孩子活下來,我們只能離開敘利亞。我知道,如果我們留下來,我們早已經沒命了。」

她記得敘利亞國內衝突如何摧毀她的城市。「伊德利布的戰役中,好像所有戰事都在我的家鄉爆發。敘利亞武裝部隊、達伊沙及反對派組織Al-Nusra,他們互相發動戰爭,但真正受苦的是平民。我們社區發生過多次空襲,摧毀了許多學校、清真寺和市集。」

其中一次空襲給Naham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心靈創傷。在那次空襲中,她遭受了可能是人生中的最大傷痛孩子的死亡。她雙眼蓄滿淚水訴說,她最小的兒子、只得4歲的Ahmed和阿姨走在街上時,遇上空襲,就此身亡。

她說:「但是,我們一家人在敘利亞也有過快樂時光。」

戰前,Naham是當地一所學校的體育老師,她已在該校任教12年。她的丈夫是一位承包商兼管道工人。那時的生活很美好,他們的家庭很溫馨,也有一些儲蓄。Ahmed身亡後,Naham就是憑藉這些儲蓄,才能和其他孩子順利離開敘利亞。

「在某程度上,我們還是幸運的,因為我們有一點積蓄。」Naham說,「而這次遠行確實需要花很多錢。很多留在敘利亞的人無法離開那裏,因為他們沒有足夠的經費。」

前往歐洲的敘利亞和伊拉克難民需要經歷一段長途而危險的旅程。有時,更被迫支付很高的費用前往希臘群島。在逃離敘利亞或伊拉克,進入土耳其的路上,許多人為了通過檢查站,必須向民兵和武裝分子付錢。在邊境,這些難民家庭會乘搭巴士或的士到土耳其海岸。到達後,他們乘船穿越愛琴海,這是整個旅途最凶險的一部分。

Naham說:「我們在伊茲密爾(位於土耳其海岸)向非法商人支付乘船費用,每個成人需支付超過港幣10,140元(1,300美元),兒童半價。事實上,我們乘坐的船更像一個浮在水面的氣球。他們花了15分鐘教我們如何駕船,以及如何使用舷外發動機,接著就離開了,留給我們自己操作。於是我們自己成了船長。」 Naham和其他成年人甚至額外支付了港幣2,340元( 300美元),以求一艘更安全的船。

「船上有27人,其中大約1/3是兒童。海上風浪很大,我們三度以為船隻會翻沉。人們都非常害怕。我不怕死,但我擔心我的孩子。我不能讓他們死在那裏。」

四個多小時後,他們終於到達希臘群島的科斯海岸。在那裏,他們乘坐渡船到達雅典,再乘公共汽車抵達希臘與前南斯拉夫馬其頓共和國接釀的邊境,然後越過邊境到達蓋夫蓋利亞。在此處的接待中心登記後, Naham和她的家人將搭乘火車前往塞爾維亞。他們希望最終抵達德國,並在那裏定居,甚至可能申請前往加拿大避難。

Naham說:「我們不知道將要在哪裏安定下來,但我知道,至少我的孩子會是安全的。而且,上帝保佑,我們能夠在一起開始新生活,展望美好未來。」

立即捐款,幫助災難中的兒童